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But you don't Believe it

人生有些事讲不清。

下午去超市买了个午饭,回来顺便拐去楼下收发室拿了个包裹,本来以为是在亚马逊租的下学期的旧课本,结果是出版社的合同。稿子都是去年写的了,第一次接到一个字一块钱的稿,写得特别小心,憋了老长时间,最终也不见得拖出了什么特别,编辑还算好说话,修了没两遍,压着线交了。我也没看细则,翻到最后一面准备签字,看到甲方是一月二号签的字还吃惊了下,心想EMS这回效率够高的啊,结果一看名字,怎么这样眼熟。

又想了想,可不眼熟么,我毕业前一年的冬天面试的第一份工作的老板啊。

单位在德国,那会儿面试过了合同签了,新人培训结束了,谁料签证没过,不仅没过,还把我从毕业那年的十月一直拖到第二年一月,这才收到领馆通知。我当年很甜的,就有点慌,在家里跟我妈瞎踅摸是哪出了问题,又给老板写了邮件,老板说不知道,申诉过程漫长,耽误的是你自己的时间,这也不是我们的原因,你自己找别的岗吧。

我气得要死,恨不得一个跨国电话打过去噼里啪啦糊她一脸。然而从小我妈就老说“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反正我也是内心超凶der开口立马怂,便硬生生把这口气咽了下去,后来就去了拉美。

当时拉美也是我自己选的,对方让我在奥地利和拉美之间选,我因为德国签证迁怒了整个欧洲,表示要去世界尽头欣赏风景,再加上去了之后确实喜欢,照理说也谈不上什么怨气。

理是这个理,谁知我后来又去了德国,同个城市同个岗位,虽说这中间无数巧合吧,但也可见我这个人有多想不开了。第二次去的时候,签证又出了问题,说大学的邀请函要重新拟,那时我已经特别淡定了,收到领馆补材料的要求时内心毫无波动,啪啪啪给老板发了封邮件,那会儿单位老板已经换人了,新老板神速给我补了一份电子版,让我拿着彩印件先去领馆试试,真不行就只好等原件寄到。我去了,签证过了,这事也就没再想了。

单位待了两年,上上下下都混熟了,有回一块儿出去喝酒,办公室的小妹子说起延签的事儿,秘书小姐指着我安慰她,说这个姐姐两次都是同一份邀请函没过,这不也搞定了,你肯定没问题。照说这话我不该接,但想到为了签证前前后后花的时间心力交通费,再没好奇心的人也忍不住。

于是我八卦了一句,那既然是这么容易解决的问题,怎么咱前任老板说她不知道?随即被科普了这位前老板常年放假第一个走开学最后一个回,人生最怕的就是麻烦,院里离主校区要坐二十多分钟车,她才懒得跑这一趟。

我心想自己果然还是太年轻,就没想过自己虚耗的光阴在人家也就是嫌麻烦。

更加没想过,在我不知道的时候,八竿子打不着的行当里,她又给我当了回老板。不仅是老板,还是我前几个月一直感叹的平生遇到的最慷慨大方(人傻钱多?)的老板。

也不说是命吧,但总难免心生感叹。

日后好相见,你看,这么些年过去了,又相见了。

写到这儿,就忽然想起大四面试的事儿。当时好几百号人去面试,我一看到面试官头就炸了,真的是轰地一下子就傻了,为什么呢?我本来以为小语种面试自己多少有点优势,结果可能是对方为求专业,来我校借了个教授,我睁眼一看,面试官是自己亲老师,还是整个大学期间唯一罚过我站的老师。

我校英语系有那么两个翻译老师,百分之九十五以下的正确率直接教室后面站着去,一节课下来没几个坐着的。这位老师也不逞多让,大一那会儿我们班长有个音发不出来,她罚班长下课时站在大二走廊上,问过往的每一个学生这个音怎么发,还有什么罚被所有人砸纸团啦,不胜枚举,相比起来,我这种因为presentation做太差,她一时兴起接过去讲导致我非正式罚站的,根本不算个事儿。

就不讨论体罚学生对不对了,也不能真算体罚,而且这话没法儿说,反正我自己觉得她对学生是很好的,我校老一辈的老师对学生普遍比年轻教师上心得多。只能说大环境不一样了,用小一辈的眼光评价上一辈人,不仅不公平,得出的结论也不一定对。

总之我当时看到她就觉得完了,本来以为勉强能混过去,结果来了个知根知底的。她没特意装作不认识我,但也没表现出认识我,我一个怂人也不好意思主动说什么,随便聊了聊就结束了。口语本来就是我最差的部分,那天还犯了好几个低级错误,出来就知道要完,一丁点侥幸心理都没抱。

毕竟我系的开学考试我从来没及格过,我系79.7不进位绩点是2.0,我系经常七十多分全系第二第三……申请学校工作什么的,教授们不care,何况这位老师还是个中典型。

结果是,那天面试我过了。

可能是对手实在太弱鸡,可能是单位要求低,但我也想了很久,有没有那么千分之一的可能,老师还是护短给了面子,手底下松了一松。

同一位老师,坑了我的GPA,部分打消了我对德语的热情,也在关键的时刻选择宽容,给了我一份工作。虽然当时没去成,但兜兜转转两年后第一次走在德国大街上,我知道确实是她把我送来的。

人生路小小一偏,谁知道不如此会是何种他般机缘。

要说想到的第三件事,肯定是邻居了。

不记得自己写没写过,来到纽约后有没有什么发生什么从来没有想到过的事儿呀?有。除了纽约又小又脏又臭又破又迷人?有的,有更吃惊的。

比如我隔壁邻居跟我重名。

说是重名,其实只有一个字一样,我叫X,她叫若X。不过鉴于这是我第一次在生活中遇见用这个字做名字的,实在是很惊奇了,上一次看到有人用还是没注销人人网之前搜过一回。更不用说我邻居实在是积极意义上的没有一丁点跟我“若”的地方,彻头彻尾人生赢家,一发朋友圈我就忍不住转发好友→讨论重新投胎的可能性。

若X热心,平时群里亚马逊fresh生鲜蔬果团购都是她组织的,每次看她打“XX,你要的没货啦”我就想笑,终于有次忍不住,问她“你打我名字不会笑么”。若X笑劈叉,说第一次加微信的时候我先报的名字,她当时第一反应就是“驴我的吧,这不能吧”。

事实说明,人生胜戏,无所不能。

就像大北京十几条地铁线三分钟一趟,你周末去个非景点,地铁门一开前任脸贴脸;就像澳大利亚非悉尼的不知名城市的便利店撞上关系超差的旧日同学;就像碰运气去某单位面试,进门发现老板是你没换专业前的亲师姐……总有某个瞬间让人觉得,人生有些事真的和努力无关,和是好是坏无关,可能就是纯然的巧合,譬如猴子打出了圣经,也可能冥冥之间自有天定,很微妙,不强力,看不出因果,彷如命运。

Destiny is calling you, but you don't believe it.

大抵如此。

评论
热度 ( 8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