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My Heart Will Go On

出于想不起来的某些缘由,我小时候幻想过以后要在纽约地铁站冻饿而死,并欠缺考虑地将这一决定广发亲友,导致其成为我漫长中二期的又一直接证据。

后来我搬来了纽约,走进第一个地铁站就放弃了儿时的这一宏愿。太臭了,人也多,流浪汉积极向上卖艺求生,嗓门比我还亮堂,这可太不酷了。

不过即便如此我也没想过人生第一次自己躺进急诊室是由于过劳导致的心绞痛。这操作实在也太土。

这两个星期事多,天天清晨忙到深夜。周四早上是六点钟让德国的发小人工闹铃硬拖起来的,早上实习下午上课傍晚备课晚上上课夜里写作业,到了差不多一点的样子,觉得偏头痛比平时还厉害,胸口也闷闷的,压迫感很重,出现了轻微的呼吸困难。我妈有重度心脏病,我遗传了非常轻微的心动过缓伴律不齐,平时啥事没有,体育都是满分。但这两年岁数渐长不想作死,当即决定早点睡,又生怕太早了闹钟叫不起来,于是微信我妈,让她早上五点喊我。

然而我个傻逼忘了冬令时,特意跟她说记得十二个小时时差啊,就是你们那边晚上五点。

结果大清早四点钟被她连着四个语音通话请求轰了起来。我心想这再回去睡肯定起不来,干脆就开始干活,备课到九点,连夜里写的一块儿加起来word打了三十多页。洗澡之后歇了十几分钟,九点四十出去上十点的课,听听课,跟妹子唠唠嗑,吐槽一下新教授,就这么一直到下午四点。

我是觉得累,天天要跟亲友哼哼唧唧从周一撒娇到周五,但说实话,我其实没觉得撑不下去特别勉强什么的。事实证明,考虑自己能做多少工作的时候不应该只考虑心理承受能力的。

三点半左右我开始觉得心口疼得已经需要医生了,三点四十我开始查校医院网上预约流程,发现约不上,四点课间休息出去给校医院打电话,对方说我们四点半下班,急诊直接过来吧。于是电脑都直接丢在了教室,抓了本体手机就过去了。我当时就开始回忆我妈心肌炎住院时自己打电话叫救护车的冷静风范,心想我可千万不能倒半路上,太丢份了,还贵。校医院周五四点半关门,我赶上了最后一波,人不算多,等了没几分钟就有医生叫,稍微检查了一下说脱衣服上EKG吧。

吓我一个死,捂着心口就想着吾命休矣,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心脏不对不上EKG上什么?

当然了,没什么大事,虽然头跟心口同时疼到炸裂,但根据医生的说法,好好睡一个星期,三餐规律杜绝熬夜,your heart will always go on。

之前同事也是心绞痛送的急诊,那段时间她忙疯了,每天正常备课外十小时翻译雷打不动。我们都说别那么拼啦,有什么意思呢,同事委屈说我真没拼,我又不等着钱用,就是专心做事而已,事先也没什么特别明显的先兆,不知道遇见了什么诱因就一下子全崩了。

我周四有个学生,每次都是她的午休时间过来上课,二十分钟来,四十五分钟课,二十分钟回公司,运气好来得及咽口面包,时间太紧就不吃拉倒,每天工作十五六个小时毫无畏惧。我就想了,我肯定没她勤奋吧?纽约这么多拼的呢,人家身体素质怎么那么好啊?

三分天注定,七分靠基因,不服吊死。

所以大家还是注意健康适度工作,熬夜啥的……不是不报时候未到……

评论 ( 3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