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小说古风耽美之雷梗万千

未免沦为只看古风文的老古董,决定说一说古风文的雷梗。

其实古风里经常出现一些我特别雷的梗,比如说:

1、遍地美人:无论是攻还是受,我吃不消倾城倾国/纤弱无骨/冰姿玉貌/九天垂云之态等等仙姿美态,代表人物为紫叶枫林《无花飘香》里的无花君,特别疑惑为啥原著里写无花也很美我就没有那种特别别扭的感觉?这只能说明写人物的时候,那种细微的区别是很难以掌握的。最典型的就是同样是紫叶枫林的文,同样是美人,《花成蜜就》里的花月楼就正常多了。(不过这是我见过番外最难看最不萌和正文反差最大的文)

当然现代文里也会遇到,比如林紫绪和镜水都有这方面的文,只是处理得略好而已,下次会细化了来说。总的来说耽美小说作者YY的还是一种比较美型的感觉吧,这个我当然不反对,虽然说不上颜控但我其实挺在意容貌的,属于比较大众的审美,但事实上著名的、比较公认的、大众意义上的容貌过人者,如吴彦祖、严宽、钟汉良,都说不上是纤细娇弱吧,对于未夕笔下的弱气美型小受(以《千里起解》中的沈千越为代表),望天说我想象无能。

我们班就有个身材非常单薄,大概176、177左右身高,很白、在意衣着打扮,而且也整得真心挺好看的那种典型意义上的小受,大家春游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时候我都能把他公主抱起来,但就是那样,也绝对不会让人有“教君恣意怜”之类的联想。

再说电影《魔戒》里的精灵王子,就是奥兰多·布鲁姆一开始出道的时候,长发披肩、身材颀长,是比较单薄的少年模样,应该是属于精致好看的典型了,可你说那像女的吗?像吗?他打扮成女的你能看不出来吗?就算手秀气好看成马克·加蒂斯那样的也只是一个部分啊,麦哥还有女装癖呢,整个人还不是明显是男人。演兰波时候的莱昂纳多和唱《蔷薇刑》时候的陈坤,阴柔气质够明显了吧,但那和阴性明显还是两回事嘛。

就算是莲花小王子,人还过一米八了呢。

我到过很多地方,见过很多人,觉得自己这个判断还是挺客观的,肯定有天生比较阴柔的那种美丽人种,但美到男女不分天地变色的万中无一。尤其是古代那种通讯闭塞、绝大多数人生活水平非常低下、没有太多人能用得起昂贵衣料和装饰品、又没有经过大众传媒荼毒的情况,连皇帝后宫在今天看来都是惨不忍睹,更不用说平凡人一辈子能见到的美人数量了。他们的品味我根本不相信。

再说气质问题,咱平心静气地想想,念过书和没念过书的人能看出来不?历经世事和单纯无知的区别有不?城里和乡下哪个美人多?我绝对没有地区或教育歧视的意思,但“腹有诗书气自华”这句话又不是古人造出来欺骗人的,古代这种教育垄断的大环境注定了它塑造美人的基数是小的,出真正绝色之人的几率远比现在为低——从现在的审美情趣和人类的进化规律来说,人干的体力劳动越少,自然越是纤细修长,肌肉线条也更为流畅,咱不说气质甚的,光是身材,现代文里出美人的几率就远远大过古文。

要说古代人皮肤好这个我是信的,环境问题嘛。

我喜欢攻受都是好皮肤!颜平凡无所谓,关上灯都一样,中上就已经很满意,绝色请免了。有让他长得国色天香的时间多让主角读几本书经历点世事吧,古代交通通讯那么闭塞很容易出井底之蛙自大狂的。对于秉持“男才女貌”观点落伍于时代的博主来说,女人有荣锦绣的智商就可开心可满意了,但天真纯善男真心无爱。耽美大神请赐给攻受都有一技之长吧,种地也行!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能把地种到最好也是好男人!

儿当成名酒须醉,请不要让“美丽”成为一个人的性格特点。

2、恶俗滥名:提到这个博主就想爆粗口,大人们你们起名字偶尔也去小说网站搜一下重复率好吗,或者去取名网站找个好听点的成吗,真不行我还可以推荐去收发室的明信片堆子里找名字用,有些名字真的看着略寒碜啊!For example,慕容/南宫/西门/轩辕/冷X/X傲天/X擎天/昊天/X宇/X夜/X冥/龙X/萧X/柳X/X残X,然后是个女的就叫水X/X冰/X梦/X依⋯⋯这方面的典型代表是清静大人,我一直搞不懂能想出那么纷繁计策的人为啥会取出诸如“冷夜语”“柳残梦”这种让人不忍卒读的名字。

还有紫叶枫林,花月楼花琰楼一家简直是天雷。
戎葵取名也是雷得我外焦里嫩,还特别爱用生僻字(有点冤枉人了,也不是太生),就记得有个越临川是好听的,仄平平,音韵上真正有步步攀升的味道,和名字的寓意很契合。

不过恶俗名字也会有好文的,推荐思乡明月《雄霸天下》,小攻凌傲天(=W=),清静《犹记多情》,小攻柳残梦,陈小菜《大劈棺》,小受慕容之悯(不过他们小名都挺好听的,用数字起名果然是神物)。

生活中就有人觉得我在名字上有种执着的挑剔,这是真的,我有个笔记本,专门记不认识的字和好听/特别的名字,又喜欢到收发室放明信片的架子上找名字,还曾经跟室友彻夜讨论怎么样的平仄搭配出来名字最好听。

最后得出来的结论是:真正高端的名字,一定不能有不认识的生僻字,要用最平凡、最简单的字组成最雍容平和、意蕴最深远含蓄的效果,所以两个字比三个字容易出彩。

那时候说了很多特别好听的名字,现在好些都记不清了,举手上有的几个好听/高端/特别的名字作例子:
饶书剑(虽然事实上她住我楼下是个女的=w=)
黎骅闳(第三个字打不出来,其实是宏+走之底,真是高端的平仄平搭配啊!虽然违背规律出现了生僻字呢,最后这还是女的=w=)
危熙(我一向认为三次元比二次元高端,艺术来源于生活嘛,这其实是我平时跳舞的场子的经理)
水岚(这是我老家楼下饭店长江鱼庄的大堂经理,长得一点也不水⋯⋯)
苑芳草(这是我大二艺术体操队同学,她的存在让我发现什么奇形怪状的名字都是父母取出来的⋯⋯)
兰雪薇(这是新近刚发现的,大我一届的学姐,尼玛像不像某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爱慕她的男人有一打的超级玛!丽!苏!一开始真心以为这是笔名啊,笔名!)
江浅汐(这是个五大三粗身高185体重还是185的汉子)
汤润泽(这是某高中学生会会长,据说命里缺水)
谢扶雅(这是我用的教科书的编辑)
戴密微(同上)
叶扶微(这个忘了)
盛世同(还能有更大的名字了木有?我都怕他给压折寿了。)
李惜月(一个男人又不是戏子被起这种名字真心让人很无语的)
傅斯年(美籍汉学家,有些姓氏几乎很难取出难听的名字,比如傅,比如谢、比如杨、比如左,而且傅是难得的很适合三个字名字的姓氏,有些就怎么也不成,比如朱、比如徐、比如刘)

上面都是生活中的,小说里的话,耽美一时想不起来,言情的话念一是很会取名字的,她的几个男女主角的名字都很好(除了程欢我不喜欢),用的是最平凡的字,却很切合人物性格,放到文里意外地有味道,比如杨昭、荆昭、傅宪明、左震,女主角的名字更好,荣锦绣、谢晚潮、陆风烟(以前室友和我就讨论过小说里怎么这么多姓陆的=w=)。

楼雨晴的也不错,虽然良莠不齐,但到底有像“关梓容”、“叶容华”这种不错的名字,可惜都是女名。

这么想来顾漫还是挺会取名字的,肖奈、何以琛、赵默笙、陆双宜、周宁叙,都是不错的名字。

记得以前长晏也很拿手取名,“卫持天”,虽然有个口水字,但这个“持”一用,感觉立马和“擎天”“傲天”“昊天”大大不同,平和温文的味道就出来了。

席绢的“明恩华”“莫靖远”也不错。

渥丹的“谢明朗”和“言采”,倒不在于起得多好,而是跟人物的整体形象很相符。

武侠小说里那就多了,金庸这方面尽显查家人的高端气场,不愧是世家出身,从来不用奇怪字眼,但“郭靖”“杨过”“夏雪宜”“韦小宝”这种名字,真心是神作,“萧峰”“段誉”也是极好的,他起名字,从来既不俗也不雅,而是根据人物性格来配,比如说“王语嫣”,这名字滥,这性格也平凡,比如“周芷若”,人如其名,一看就是个清丽纤弱的江南女子型。

古龙次点儿,但他善用数字,如“燕七”“萧十一郎”“风四娘”“朱七七”,我曾经把这个“十一”换了从一到二十的所有其他数字,都不成,就这一个十一顺。“李寻欢”“陆小凤”“阿飞”“王怜花”“沈浪”,也都是难得一见的好名字。

他的名字里我最爱的是“沈璧君”,仄仄平的好名字不少,能四平八稳雍容清贵到这个地步的,真心独一无二(当然这也有可能跟我太喜欢这个人物的偏见有关系,博主大家闺秀控),“郭大路”“杨大头”也好可爱。

温瑞安诗人出身,对字眼的斟酌自然是不用说的,但他最著名的四大名捕,四个人名没一个是能听的,就追命的原名好些了(但想想那个“商略黄昏雨”原本的意境层次),连同诸葛正我在一起,这一家子彼此叫名字的时候我都觉着这日子没法过了。

他笔下最好听的几个名字按顺序排列下应该是:戚少商、王小石、兆兰容、顾惜朝、舒侠舞(这是温大马甲,这老头子好东西都给自己收着)、柳五、四大凶徒(燕赵、屠晚、唐仇、赵好——温大内心其实是变态的吧,坏人的名字总比好人好听)、温晚、秦晚晴。

他的特点是总用那几个字:温、晚、方、商。好处是好听,坏处是重复率略高啊,而且太清太厉太挹郁,总有取这种名字肯定不长命的感觉。

然后来说说几个近的。

沧月:一个高舒夜、一个舒靖容,没了。“舒”“靖”“容”三个字是放在哪我都喜欢的三个字,其中任何一个放在人名里都会起到一种稳定平和、雍容开阔的感觉,这固然跟字眼本身的意思有关,也和发音的舌位有关。

小椴(直到今天博主才知道他是男的,那么小格局小清新的文字居然是男人写的):我是很喜欢很喜欢“杯雪”这两个字的,于是他从来没取出过我觉着能听的人名⋯⋯

藤萍:这位是取名大神!无论有多少人不喜欢我也要说,缺点且不论,她化用诗词和取名那真心是一绝,对辞句的把握也是相当到位,聿修、则宁、皇眷、君知、慕容执、施试眉,能写出这么多经典名字,就凭这一点我就很崇拜她。

要知道小说中重复率最高的除了“的得地”就是人名啊,亲们只知道渣攻讨厌,又哪里晓得渣名有多么伤眼!

施定柔:这是我自己很爱的一个作家,虽然是复姓大大犯了我忌讳,但慕容无风是我心中经典的名字,因为因为,无风实在是太有爱的男人了啊捂脸。

如果说到名字和人符合的话,完美小攻周明义也算一个,既世俗又明朗的感觉。

最可怕的是冰心那种,生了“谢”这么好的姓氏,却取出“谢婉莹”这种小家子气十足的渣名。

完了,说到感兴趣的话题,一不留神就爆字数⋯⋯

其实认识好几个网友名字都很高端,不过放上来就不好了。所以最后放个神名出来吧,我们一寝室讨论了四年,无论在音韵还是蕴味乃至寓意联想意都无可挑剔,真正有“寥廓江天万里霜”的旷远又有“一年一度秋风劲”的萧疏意味的名字:

瞿秋白。

可惜这人除了名字真心没一处好玩好八的地方,不像郁达夫,名字虽然略次,但和性格多么相和,“曾因酒醉鞭名马,不敢情多误美人”,是真正名士的名字,现在已经很少有这么有味道的人名了。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说了这么多才恍然有所悟,其实人名才是我看古风文的最大诱惑和不齿之处吧,望天⋯⋯

3、文风混搭:这个说来挺心虚的,因为我自己也有这毛病,不是生活在古代的人要写古风文,需要钱钟书那样的语言天赋和钱穆那种强大气场,不然很容易出现一些天雷,比如我记不清金庸哪本书里,但确实看到过类似于“吃早餐”这样笑趴我的段子,不过我现在看古风都不是很计较这个了,要不然到哪找还可以看的东西,能写成古龙那样现代感觉古代事情的就相当不错了。

不过古龙也算是学文学的出身,有他那个水平事实上也很不容易。

“冷风如刀,以大地为砧板,视众生为鱼肉。万里飞雪,将穹苍作烘炉,熔万物为白银。

雪将住,风未定,一辆马车自北而来,滚动的车轮辗碎了地上的冰雪,却辗不碎天地间的寂寞。”

《风云第一刀》的开头在我心中是永恒的经典,真的,比川端那文学系必背的《雪国》五千字还经典。


不写了,累死。
最后的最后,心不甘情不愿地说,我果然还是挺喜欢看古风的。


本篇完结

评论 ( 4 )
热度 ( 3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