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马杀鸡啦

真是欲罢不能的阅读体验呢。

==============

2012.06.20

不知道是不是每个学外语的人都有这样的经历,会莫名地喜欢一个单词的发音或者拼写,然后一直念一直念,很好玩的样子。我就经常有这样的感觉,其中最喜欢的就有MASSAGE啊,WASABI啊,大开口后跟闭口音念起来真的很好听,非得要牵得你嘴唇动起来不可,跟絮絮叨叨不张嘴的中文完全不同啊。

写这个是看到学姐的那篇针灸,忽然想到SPA和按摩。亲友都很喜欢按摩,所以我从小就被带来带去各种捏,小时候不能捏全身,按摩师就胡混,轻轻摸摸脚揉一揉修一下就算糊完任务了,我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立即举手打小报告,还威胁说要举报他工作不认真,整得人家按摩师哭笑不得。

按照莫利斯的理论,按摩的喜好来源于灵长类互相捉虱子顺毛带来的亲密感和安全感,很大程度上证明了人对于皮肤接触的需要。在这方面我就觉得男性远远比女性诚实啊,而且也更会享受,动不动就去泡个澡、洗个温泉,找几个小姑娘捏捏脚揉揉肩那样,哪像女人们,老太太带着我去做个按摩被一整个会所的人当猩猩看。

不过人也真别扭,不找自家人亲热,非要花钱找人摸。而且大多数时候完全没有性服务之类的内容嘛,就只是摸一摸捏一捏,就昏昏欲睡,觉得非常舒服、非常安全了。认识的叔叔伯伯好多宁可在洗浴中心休息大厅里睡一晚也不肯回家,大抵是家里的老婆也对亲热没什么兴趣吧。莫利斯说的嘛,男人的护士情结都是很可悲的,原来身为万物之灵的精英人士,是那么渴望一次有价而单纯的抚慰,甚至只是亲近。

我一直对性冷淡的女人很畏惧,或者说觉得没有正常性生活的女人都让我惊悚,觉得一定有某种程度上的心理变态。

因为人是有动物性需要的啊,和别人抱在一起,摸摸蹭蹭,更亲近的人还会想舔一舔咬一咬,这种冲动完全没法抗拒嘛。那么好的亲密感。女王跟我一起走路的时候永远抱着我一边胳膊,不是捏就是摸,我本来很怕痒啦,被她摸了两年硬生生半边胳膊摸成木头。

睡觉前亲一亲,蹭蹭脸颊,说晚安,说喜欢你,这种感觉怎么有人能抗拒呢?搞不懂。

军训时最开心的就是每天晚上回宿舍互相按摩啦,当然平时写作业累了也会彼此捏捏肩膀什么的,还可以趁机吃口嫩豆腐,开心死。帮她剪指甲也是最好玩的事,她笨手笨脚的总弄得自己的手很脏的样子,要不就是剪成狗啃的一样。我技术好嘛,平时老太太的指甲啊什么的也都是我负责的,还有互相挖耳朵,即使只是轻轻挠一挠也会舒服得让人想打滚啊。

想起以前在火车上呆呆帮我剪指甲,即使只是手掌间的接触,还是很温暖很舒服的事。

无关情欲,只是我也是人,而且是比较诚实的那种。

有很多寂寞的时候,想要的慰藉远不是那么费力的运动。

抱一抱、捏一捏、亲一口、睡在一起、早上有起床气的时候愤恨地咬一口肩膀、拉扯着一起跌到床上。

说到这个,忽然想起来有一次和小涵在上海一家“纯进口”日式按摩会所,笑死了,虽说屋里的摆设都是从日本运过来,但在我看最重要的就是原装进口的按摩师啦。我不会日语,一应交谈都交给小涵,洗完澡进按摩房才发现他也光溜溜地趴在那里,被个女按摩师捏着屁股痛地唉唉叫,直到现在想起来还是非常搞笑啊,小涵古铜色的变形屁股和女按摩师,哈哈哈哈。后来才知道对方问我们是不是情侣,小涵嫌麻烦就说是。然后就在一个房间里按啦,听彼此迷迷糊糊的说话和痛叫呻吟,真的像天体海滩一样单纯。

毫无想法的亲密,动物一样。

更有趣的是,走出那间房,我们都是对人疏远的人,很少让人近身,对于不讲卫生的人更是在一间屋子里都反感。

果然是要花钱买亲密啊。

评论
热度 ( 1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