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春水金陵——《千里起解》读后感

发现话唠真是对着什么样的文都能拉拉杂杂扯一大通。

其实再回想《千里起解》的内容,觉得作者一定是个性情温柔、母性深重的好女人。听说还是做老师的,就更能理解为何偏爱这样的小男生形象了。吃惯了东坡肉,偶尔换换莼菜素汤也别有一番风味。

约莫是心越来越温柔啦,挑出美好的东西来看的话,自己也会舒坦一些。

============

2012.06.15

说是安徽人,其实我从小就是在南京边上长大的,父母结婚在南京,有几年身体不好的时候,江苏省中医院、儿童医院、军区总院跑了个遍,再长大点,小时候爱吃糖又乱舔的病根显出来,牙齿怎么也长不整齐,老太太看着来火,每周去个华西医调到江苏来的老医生那正畸。小学眼神儿开始不好,慢慢从十岁左右的近视生出一溜儿毛病,隔三差五地去中大排队看眼睛。高中时搬家到城东头,离南京不过半小时车程,后来干脆通了公交车,就是现在,寒暑假回家时也里每星期跑一回。无他,我这人爱美得要命,骚包成疾,正宗无新衣不回家的花花公主——当然绝不肯开口说的,自有高觉悟的老太太屁颠屁颠来求。
南京啊,是再熟没有的。

那时候我只知道阿姨同桌男友家里都在南京,还不知道日日从中大拐出湖南路后经过的那片竹林小楼里会住着我日后的室友,也不知道南大里有着最好之一的德语系,更不知道那家次次经过的豆腐摊,会成为《春风》的外景地,不知道中华门的城墙上会挂下几个少年满怀热血的求爱红绸。

更加不知道,这座厚重沉闷的城市,居然会成为那么多耽美小说电影的孽生地。
再想来也有道理,桂花鸭、鸭油烧饼、鸭血粉丝、鸭胗卤味、发源于南京的烤鸭⋯⋯除了小龙虾外,南京的几大吃莫不离得开鸭子。
鸭子也,断翅也。

因着这些琳琅满目的小吃食,南京到底脱不了热闹繁华肮脏混乱的人味儿,它的闷绝不在于人情,可你看到那高高的、灰色的、藤蔓肆虐壁脚斑驳的古城墙,总不禁有这样的错觉。更何况南京种了太多树,空气又不是太明朗,日夜都见不着天的。

如此也就不奇怪了吧,会有《春风》那样闷的电影和《千里》那样黯淡的文。
我这种性子激烈的人,爱的是活色生香新鲜热辣,或者积极上进明朗欢乐,最不喜欢这样沉闷的调子,可是啊,历来写南京的诗,从来就没有如了我的意的。

《千里起解》就是,小攻小受感情节奏,没一处看得上眼的地方。文笔美则美矣,好好的小说写得跟抒情散文一样,滥用没有现实感的唯美比喻,可偏偏又透着那么一点报告文学的纪实味道,总之,沉闷得很,无趣得很。我欣赏的干脆利落明朗,统统没有。

十二万分的拖沓柔媚,不清不爽。

可偏偏有那么多碰到心底的句子。

“一只修长白暂的手,修得极为齐整的半圆形的指甲,竟是玉石一般的色泽,也一样给人以冷硬的想象。 恍惚间,千越象是看到那个人一边修着指甲,一边慢悠悠地说,一个人走出来,只看手便可以知道他属于什么阶层。
那张脸渐渐地凑近了来,从千越的脸旁似有似无地擦过,英俊至极的五官,在眼前放大了,带给千越眩晕的感觉,有细微的,热的呼吸喷在千越的脸上,只听得他在说,千越,我第一次见到你,就注意到你的手了,我就想,这一定是个好人家的孩子。 ”

“在计晓看来,每个人,都必得为自己的某种品质付出代价。比如,你若是骄傲,你必将被孤立,如果你懦弱,你必将承受失败。如果沈千越轻信,轻信爱情,轻信人,那么,沈千越必将承受背叛,承受打击,那是由他的品质造成的,与计晓的行为无关。”

“想起她教他弹琴,无论他弹得有多么糟,她从来没有责罚过他,她说过,在暴力里成长起来的孩子,不会有沉静从容的气质。想起她给他买漂亮的衣服,自己也打扮了,拉着他在镜子前跳华尔兹,那时候,他已经与她差不多高了。想起她教他,不要在街上吃东西,走路不要晃肩膀。想起她教他吃西餐,纤长温热的手掌隔着薄薄的衣服贴在他背上,叫他挺直了身板坐。想起她带着他一起,在晶莹通透的玻璃屋子里,用水晶碗与银勺子吃那贵得吓死人的冰激淋。”

“在那一瞬间,千越明白了,让他成为一个爱男人的人的主要因素,其实不是母亲,他那离经叛道,风流半生的母亲,而是那一派淡漠的父亲。他对父亲的爱的渴望,填满了他童年与少年一天又一天的时光,象是水面上疯长的绿萍,你看不到它的生长,你只看到,一夜之间,它映了一池深重的绿色。”

“陈向东笑起来,“我是不是劲儿很大?以前,很久以前,我喜欢过一个女孩子,她个子很小巧,我对她说过,我一个手就可以把她举起来。她笑我是山林莽汉。
千越回过头,有一滴眼泪划过面颊落进雪白的枕间。千越掩饰地问:“陈医生,你说的那个女孩子,是现在是你的夫人吧?”
陈向东低头笑道:“不。不是。所以说,千越,人生不如意事,十之八九。” 

“佳敏的头脸包在厚厚的绒线帽里,玫瑰红色的,手织的,衬得她的脸莹润白皙,耳边有短的碎发翘起来。
陈博闻记得,佳敏以前一直是留着长的波浪发,很漂亮,可是有一回家里下水道被落下的头发堵了,他发了好大的一通火,之后,佳敏就一直剪了短发。
陈博闻说,小敏,那个,把头发再留起来吧。
佳敏说,好。 ”

同性相斥,所以说不出的不喜欢。
只是看到的时候,还是忍不住多停了一眼。我是自我到极点的人,不能触动自己的东西,任是别人如何说好都不屑一顾,打动了自己的东西,任凭自己如何瞒隐自欺也无法否认。

还是秦淮河的绿水好,再怎么整治,也宁愿它不清不楚晦暗不明。
呵,南京。

评论
热度 ( 2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