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逃了晚上的课去试样衣,公交车下来往回走,丰子恺故居前边买了束花,走过去时没想着要买,都走出十米开外了,还是踅了回去。卖花的是个老太太,地道的上海人,怎么卖力地辨认发音都整不明白她在说什么,连比带划地用三脚猫的几句上海话完成了交易。十块钱一小把,挺贵的,老太太让我随便挑一束,就拿了没怎么开的,从水盆里拎起来才发现不是我以为的白兰,而是茉莉。花是用红色塑料绳扎好的,香气挺淡,不冲人,喜颠颠地抱着走了。

想起来以前外婆是最喜欢白兰花的,有点情结的那种,家里的白兰花从闺女种到白头。我妈跟她合不来,又记恨她当年弃我们于不顾,孝顺之类的心情多半流于每年几次的形式主义。可每次菜场碰见卖白兰花的,不管是两毛、五毛还是一块,总是不自觉地就开始摸钱包。

也不是怀念或者遗憾,人嘛,偶尔总要酸溜溜地感伤一番。其实这些也是买完才想到啦。

试了裙子出来路过西文书局,十足的海派情调,对面有家房子叫“棉花田”,好想知道里面是处什么人家。在家小店里买了新舞鞋,往前的拐角有家吉祥,于是叫了碗荠菜虾仁馄饨当晚饭,闻上去是挺香,可惜汤头太差,馅料又微松,颇有点半老徐娘的味道。

不过心情还是很好啦。女人的心情嘛,三分天注定,七分靠shopping。

遗憾只是回去在咸鱼罐头似的94路上站了整整五十分钟,都没人转头冲我笑一下。

明明抱着那么香的一捧花。

===========

对上海奇葩的大爷大妈们只字不提的我真是一生致力正能量。

评论 ( 4 )
热度 ( 1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