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小武排练那天一个人回去,路过幼教实验区,图画教室有书有画具,虽然东西不怎么样,可还挺全的,书也很新,估计没什么人翻过。窝在那玩了好几个小时。沈sir说“画画是开心的事情,尤其是和孩子一起”,肯定没傻到说什么反驳,不过也够不以为然的,心想画成你那样当然开心,给你我这水平能开心吗。

但即使是现在这样的心情,画画时还是会不自觉地愉快,不是说忘掉吧,可能也就是普通的注意力转移,或者说曲线救国的一种情绪表达,不过现在能转移注意力的事情也不是那么多就是了。这和水平啊、画的种类啊是无关的。

当然,画儿童画的时候是会更美好一点啊,明亮颜色和粗糙质地,抓到蜡笔就有一种傻乎乎的开心,陪孩子们填个颜色都高兴。

阿璨搬家了,九月换地址了,学姐回国了,南南补课,丸子的地址永远收不到信,蛋蛋不知道愿不愿意收到我的东西,逮着人问你要不要手绘明信片太傻,一副自我感觉过分良好的样子。抓了一堆卡片来画,最后还是收拾了塞箱子里。

其实只是想交换彼此某一刻的开心,想给你们写信,哪怕只是几句闲言碎语,想天南海北地瞎聊,想知道你们最近好不好,想交上新朋友,想彼此坦荡又真诚,关怀地肆无忌惮。

与其说稳重,不如说怯懦,想到可能的淡漠表情,想到生疏客套的A4纸回信,想到你们迫于无奈踌躇着不知如何下笔的神情。

哪怕说说天气也好啊。

还是小涵那句话吧,一厢情愿啊也要有个限度。

唉,明早起来就又精神百倍厚脸皮了,想那么多干嘛,吃多了撑的。

===============

果然,一天就好了嘛。明天也加油。

评论 ( 5 )
热度 ( 3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