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那些年上班时我们都在开什么脑洞#

#试问如何在画圆时治好帕金森#

--------------------

菩萨端坐在月亮上/

摘下神树顶端的花朵/

露出了脱裤看这的表情/

这才是我脑洞里的辉夜姬啊喂!

-----------------

AB巨巨最后的神展开真·毁三观,跟我对月之眼创世者的脑洞走了两个极端啊,简直黑泥小王子。尼就不能学习爱的战士温暖美好一下嘛,尼缩,尼缩!

我当年设想月之眼是无比柔和的黄昏,日月交接之时,每个人都获得幸福的世界啊,结果是这么暗黑的色系……自己心目中的神佛都是很温和的,当然以众生为刍狗管生不管养还是一样,所以千手家的姓氏和术式真是好感度UP到顶了,觉得柱帝萌萌哒。

今天给一个老太太解释“华枝春满天心月圆”的时候喉头一梗,自从被绸缪的触手play毒(man)害(zu)之后,我对这句话的理解就是:

林子里柱帝向斑爷示范木遁的各种用法/

心情太好身边pikapika地开着小花/

月色穿过木叶疏影洒下清光/

啊/好一轮美丽的红月亮

-----------------

被触手太太新炖的一锅好肉打足了鸡血,闲闲扯一下卡带柱斑。

卡带是火影里我觉得最哲学的一对,当然也有可能是我太哲♂学♂脑洞开得略远。大宇智波家虽然盛产各种娇,但在内里追求上实在比我太子还真诚直接,能力范围内绝对是基于自以为的正确理念暴力改造世界型,从老祖宗的本末倒置到鼬哥的三次自我决断,再到胖助朝三暮四的人生理想,一脉相承的自我意志中二病,套句韦伯的理论就是信念伦理过剩责任伦理不足,我堍恰巧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空有政治理想,缺乏政治责任,理念全然站不住脚,这也是为毛扛不住太子嘴遁的原因。

因为斑爷和土哥的理念本就建于虚空,无根之木必然委顿凋零。现世原本没有长期的善念与和平,斑爷起初受益于这种企望,中途受累于此,最终受害于此;土哥更惨,只走了后两部分,从不为崇尚力量的族人所喜的童年到看似大彻大悟又实有弥天幽恨未尽的结局,一辈子愣是没开启一条HE支线。

武力压制→统一忍界→长期和平,最终目标的统一让斑爷得以达成“成就:建立木叶”,但对某种绝对信念怀抱着不可企及的空想是一种很危险的征兆。从这个角度来说,门间才是火影里比较具有政治觉悟的人,早早窥见了激进主义的苗头,当然门间的处理方式一看就是个年轻的右派,分区而治不是不行,但缺乏辅助性的渗透同化措施就太简单粗暴了,这种法子和现在德国处理土耳其人一样一样的,短期压制的同时扩大了人民内部潜在矛盾。当然这跟宇智波当时余威犹在不可能乖乖接受监管有关,不一定是门间缺乏政治智慧。

老祖宗是个行动派,在最终战场之前,和柱帝一起实现理想虽然失败了,但理想本身并未幻灭,他本身心性又刚强坚韧,从这点来说,他比土哥日子好过点。我堍就略惨了,失去生活的实感,恨不能缩在自己构筑的美好世界从此沉沦,而又囿于自身的理想主义本性,徘徊在通往虚无的门口,却无法迈出决定性的一步。

土哥是个很有少年感的角色,人世消磨后最终性的绝望始终未降临到他的身上。虽然讲着自己心中什么都没有了之类blabla,但人世三重界,感性境界尽头自觉彻底绝望、跳过审美境直达宗教境的土哥为什么没能真正割舍一切迈入其中呢?

——老卡这十八年坟其实还是没有白上。

宗教境界的三阶段:决绝、持戒、圆觉。土哥踏进了“决绝”的门槛却未能再进一步,因为他的“持戒”日常每天都有人帮他做了。佛门三学戒定慧,以戒为首;佛学三慧闻思修,以修为终。老卡十八年持心修身,把上坟当茶馆任务做,若说土哥在人世仍有无法斩断的牵绊,非他莫属。这跟感情无关,这是设定跟命运——一部作品里出现两个“持戒”区段的角色不就属性重合了嘛。

神无毗桥隐藏支线未揭示的时候,就有人通过老卡的名字分析他是承担着“守护者”这一角色,此言非虚。为什么说土哥对这个世界没绝望,因为不管结局是不是咫尺千里吧,“执象而求”始终还是在求。而老卡呢?不拈不脱无垢无净,老卡叼叼的地方在于:

我不求了。

若说土哥是死而后向生,老卡就是典型的向死而生。死亡可能是毫无意义的,这是死者的立场,比如踏过仔卡幻影的土哥。而生者却不同,无意义的死亡是一种空旷的真实,如若生者不赋其以某种意义,活过的一切都将成为虚空。老卡死后,他就一直有一种很微妙的待死之人的心态。站在死的立场上,为失去的未来时光感伤;站在生的立场上,为逝去的往昔时光追悼。那十八年,老卡站在慰灵碑这一生死交界处,双眼看向两个方向,一方面控制着自己与生界的距离,另一方面,对生命的体悟甚至可以说细致入微。

他看鸣人跟佐助时内心的复杂程度,可能连他自己都无法整理清楚。

当然,他也不会这么干。柱帝门间三代水门纲手再到他,一个有资格总揽全局的政治人物,不一定具有强大的信念伦理,但一定要有足够的责任伦理,而责任遵循的是自律原则。从这点上来说,不管老卡在慰灵碑前站多久,有多少愧疚忏悔说不清道不明又被他自己反复印刻的心思,他的脑洞注定开不了带土那么大。

他是个实际的人,土哥的信念固然改变了一部分的他,但忍者的信条依旧构筑了其重要的一面:对感情的控制。在这十八年中,他选择的是保护眼前这一亩三分地上的亲友,守住力所能及范围内的当下,若说太子代表的是开拓未来,老卡则是战后守业抚慰伤痛的最佳人选。

寿多则辱,因为人生在世所虑有大于死者,老卡能在战场上短时间内调适好心态亲手了断老朋♂友♂,是很值得敬佩的事。基督教的教义可以说是拯救他人拯救自己,无法拯救他人的人,最终也无法拯救自己。而老卡作为一个不断失去的人,不仅没疯没二没报复社会,还逐渐成熟终担大任,真是可喜可佩。

那时,对于土哥愤(suan)懑(wei)不(si)平(yi)的问题,他是这么回答的:

我信任鸣人,我会帮助他。

我固执地认为,他相信的是未来,即便已经无力梦想,但他作为你的一部分,和你一起,相信着未来。

我自行我当行之事,即便缺乏太子的激情理想进取精神,老卡有他无可替代的帅气。

这帅气源于理性的担当,这是一个由战士转化而成的领导人。

-----------------------

火影作为一部描述人世的漫画,是不可能出现真正的宗教境的,AB要有这个境界老乡也就不用结婚了。所以总结一下以上皆为哔——不用在意,只是一个堍厨卡苏表达一下被投喂后的喜悦以及对六代卡的迷の苏力。

咦柱帝去哪儿了?艾玛说到柱帝,我觉得“真心觉得自己死掉能和平真是太好了但是无意间还是触发了该副本HE结局”的柱帝真不愧是用光了孙女赌运的天然黑。火影的后半段展开虽然最后XJB扯,但几代影的设定还是挺合理的,老卡好歹也是个承上启下的官二代,不来个十年火影走个过场简直对不起四代徒弟七代师父的身份。

其实如果神无毗桥带土真死了,卡卡西再上坟我也不会萌卡带的,怀想这东西太虚妄了,就跟粉丝整理的偶像街拍一样自带十八层滤镜,而且我对青梅竹马青葱萌动这东西完全无感,觉得不过是日后遐想时的一声叹息。

但带土一直看着啊,他眼里的卡卡西是十八年慢慢转变过来的,是两个空间的接点,立足现世的基石。

不知道妹子们在现实生活中有没有斯托卡过谁,我stk一个人第一年的时候心情变幻不定,无理由地或暴躁或喜悦,没有办法好声好气地跟对方讲一句话;第三年的时候就觉得没有办法再继续了,整个人都要被侵蚀掉了,不管说着喜欢还是讨厌抑或心情平静什么都不想,这个人的存在感都太过分了;第五年的时候觉得没办法再看见这人,不能与之呼吸同一个国家的空气;第七年的时候发现无法跨越的空间简直可憎,什么都好让我碰一下吧,摸一下闻一下都好,让我靠得再近一点吧——这种自作死的行为土哥你能坚持十八年真是条有钱有闲的直汉子,我服。

卡带这对在我心里总结下就是“你对我比较好我爱得你多”,这跟能不能折腾明白自己心情没啥关系,并不全是傲娇无法表达什么的,而是麻烦得多的问题。俩人真想有个未来的话,不仅得同人脑脑脑,还得在战后两个人都逐渐成熟、卡卡西跟大土相处一段时间之后。爱仔土那能叫爱么,仔土那颜那笑那大眼睛谁看不沦陷啊!(粉丝就是有如此特别的美图技巧。

所以irgendwer投喂我个六代卡好么哭。

--------------------

回复莫言知秋意姑娘:

我是把慰灵碑当坟来看的,就像一个生死交界处的虚无之海的感觉,既不属彼界,又冥冥中沾染了死者的灵意,坟则更偏向肉体所归处。“日常”任务那个指的倒不是给琳上坟,而是一种律心律己不断叩问心灵的苦修。那段写得有点开嘲讽的意思,让姑娘误会了真抱歉。

个人觉得带土报社最根本还在于他对世界的看法,琳和卡卡西是他连接世界的点,虽然重要但不是根源。PS还是个人向,说到英雄,带土内心阈界之下,他意识不到当然也不愿意去想的地方应该是很敬重卡卡西和四代的,不光是友爱尊重、而是真正的敬重。就跟迪达拉心中鼬的圣光形象一样,这点长大后再怎么强悍也无法摆脱。就像人对亲人爱人一样,也许日常觉得他们这也不好那也不好blabla就是个平凡人,但如果经历过至爱离世的话,那一刻会模模糊糊感到很无措,仓皇无力,对这个世界非常茫然,走路就跟在飘一样,也不晓得哭和笑了。我之所以觉得琳在土哥心中承负的不是那样的角色,就是因为他的悲痛过于“实体化”,来得太快,求生的本能立马给痛苦到极点的肉体找到了新的活着的理由,更像一种自我保护。这一方面是由于人年幼时期身边的男性和女性扮演的角色不一样,另一方面,依旧个人经验,如果真的是爱人去世的话,人往往要好几个月、甚至好几年才能意识到:哦,这个人真的死了。当然动手的是卡卡西,四代又掉线,他理想幻灭也正常。

其实人年少的恋爱大多是这样啦,心里把他/她幻想地无比美好,觉得没了他/她就活不下去,其实都没有一起生活过哪儿来的真正骨血相融?这个生活指的不仅仅是一起出个任务疗个伤,最好还能住一个房间,睡同一张床,时而穿错对方的衣服,为对方应酬时喝醉酒吵架,觉得对方早晨起床的口气超级臭,但第二天还是习惯性地亲一亲。

原来看过一个调查,是08年汶川地震后的,说大多数夫妻要到结婚十年之后,才会真正有“愿为他而死”的觉悟,大抵也是这个道理。只有在生命里刻下最本真的印记,才够资格称为生命的另一半。虽然十三四岁这个年龄说什么都嫌太早,但光从相处的角度来看,卡卡西比琳要重要得多。男人嘛,也许平顺发展真会娶了谁当老婆,但还有句话说“妻子如衣服兄弟如手足”,为什么很多不歧视女性的男人也喜欢引用这句?因为他们心里真就这么想的啊。

忍受你中二的暴躁,接受你丑陋的面容,面对你颓废憔悴不再梦想的事实,不相处何以谈感情?

以及生活中“英雄救美“这个梗真的很灵,尤其是幼年和少年时,也许十年二十年后地点场合对方的样貌都记不清了,但那一刻的感觉永远都跟新的一样,任何时候想起来都会胸口烫热呢。而人格社会化、彻底成熟以后以后被帮助的话,即便是天大的恩情,也比较难以留下这种膝跳反射一样的直觉。

就像篡改了某条基因直接作用于脊柱一样,不用过脑的。

仔卡仔土在彼此心里,可是既真实可触又pikapika闪光的存在啊,当然没啥爱情的成分,不过亲密度和阵营声望都刷足了。

所以我对好多文里恢复带土的脸或者让他们十三四就相爱都很有意见啦。第一是明明老卡看带土永远都会带着有色眼镜的,根本不用整;第二是半大的毛孩子懂个啥,给个成年后相处的机会呗?

窝真是能把握一切机会瞎扯淡……姑娘随便看看就好。

评论 ( 35 )
热度 ( 31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