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去乡是何乡

常去的新闻网站最近被难民潮刷屏了,文后留言的网友有比较客观的,但点赞最多的几条或偏激或感性,既无理论依据,又缺乏数据支持。包括自己的朋友圈里也有一堆老同学发言抨击社会现实,而且都是从没做过相关工作的,一时呵呵(是的你们知道我又腹内呵呵了)写了篇自认相对客观(?)的说明文,非专业人士,希望有专门处理移民难民问题的内行予以斧正,包括一些相关的政策以及法律细则,如果有了解的企盼深度科普。

以及要是有对社会问题感兴趣的妹子,既然可以鸡血地同萌CP问题,我们也可以和♂谐♂地探讨内政外交宇宙大统嘛。

--------------------------

为德国某城市外管局做过相关工作,帮助语言不通的难民做登记,跟大家分享一下德国在难民问题上的处理流程:

1、首先会问你姓什么,结婚了吗,有孩子吗?如果有的话,全登记上。

2、然后是入境日期,地点,通过什么途径入境的(飞机火车轮船等等)。

3、假如你没有身份证件,又不是什么知名人物,那你说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对方也就这么信了,接着就会告诉你去当地的外管局登记,会给你一份地图,然后我会给你写一个详细的地址,告诉你从几点开始在该地址的几楼哪个窗口排队,确保你能够找到地方,并给你一张一次性的单程车票。如果提出需要的话,会有口译人员陪同,如果你说的语言比较大众,那外管局自己就能提供翻译,如果是比较罕见的语种,外管局会从资料库中寻找登记过语言相关职业的该国人,询问其是否愿意提供帮助——这条估计现在行不通了,人太多一个个陪同肯定顾不过来啊。登记填表后就能拿到难民证,凭证我们开始第四步。

4、现在我们拿到难民证,可以领“工资”啦,就是保障难民每月最低生活水准的这么一笔钱,每个城市会有定点的某个银行办理这项业务,我们城市是和Sparkasse合作,此银行网点众多,比较方便,你可以去特定分行取现,信用卡什么的就别想了,就是保证你饿不死的一个限额。

5、有钱了之后咱就可以去买Sozialticket,这是交通月票的一种,德国各城市月票价格不等,我们城市根据能通行的区域大小、可乘坐的车厢等级、年龄以及付款方式的不同,价格在42.35-239.9欧不等,法兰克福103欧,顺便瑞士学生月票240瑞郎一张哟。本地凭难民证30欧一张,可乘坐城内包括地铁、城铁、公共汽车在内的所有公共交通工具。

6、难民普遍身体状况不太好,所以还要保障医疗嘛,凭难民证在城内所有诊所(包括牙医和专科)以及医院看病都是全免费的。这个要怎样理解呢?以工作签证举例,刚到德国的前两年可以买到年费500欧左右的私人保险,各种项目全包,第三年开始每年涨到700+,开始有自费部分了,慕尼黑从第一年起就是每月130+,瑞士每月的保费学生是80上下,500欧以上才开始报销,当然你可以没事就叫救护车,救护车出一次就600+了(感谢学姐友情提供相关数据)。

会尽量处理住房问题,但不能确保。我做难民翻译的时候就已经房源紧张了,现在难民潮,估计大家就更别想了,先在哪个大学篮球场搭三个月帐篷排队吧。通常还会问问你在德国有亲朋好友吗,如果有的话,可以让你去对方所在的城市居住,这个交通费用是由外管局提供的。以及大家都很关心的融入问题,据我所知,难民是可以免费申请语言、职业等培训的,但这不是我工作范围内,不太了解具体实施起来效果如何。不过大家想想,五十年代就到德国的大批土耳其人到现在还习惯自成一区,有的到德国超过四十年,会讲的德语不超过十句,他们所看重的是相关的福利政策,比如靠着生孩子就有的儿童补贴过活,而不是融入当地社会,可见这一问题不是能够仅仅靠着政府的努力就可以解决的,还涉及到难民自身能不能摆正心态、重新开始一段生活。

至于相应的心理辅导,这个我真不知道,理论上来说是包含在医保里面的,但心理医生的费用能不能由公共保险报销,还是难民有专门的心理辅导人员,这也是个问题。

难民分很多种,比如去年中美洲爆发基孔基雅热、委内瑞拉经济衰退,哥伦比亚内部动乱,人们便南下涌向了油价便宜物价低、局势相对稳定的厄瓜多尔等国家,今年厄瓜多尔火山爆发、示威游行频发,这批人中一部分又陆陆续续回去了,这属于短距离暂时性的避难;比如十几二十年前,乌克兰及东欧大批难民涌入美洲,现在我们眼里看着乌克兰还是乱,但在他们看来已经相对平定了,这种移民有一部分会选择回去(神奇的是,其中一大部分都会选择去俄罗斯),这是政治难民;再往前几十年,二战前及二战中,以茨威格为代表的一批犹太人零零散散到达了美国以及拉美地区,其中一部分由于种种原因死去了(心理因素或者疾病、贫困等等),另一部分选择永久性地留在当地,就像今天叙利亚等地,这是战争难民。我在拉美当地的犹太文教机构工作过一段时间,到现在还有以色列的政治难民过去,一句西班牙语不会说,小孩子怯生生的,和当地很多过着安稳生活的泼猴一对比,叫人不得不心酸。

欧洲各国在处理这场难民潮上态度的不同是有其原因的,比如意大利希腊等南欧国家、匈牙利这种欧盟外围国家为什么愿意开放口岸,因为难民们的最终目的地不是它们,而是德国以及再往北的北欧国家。德国在难民潮的一开始是规定入境落地就要登记,现在已经允许到达各城市分流后再登记,这其中就有不知多少浑水摸鱼的南郭先生了。瑞典九二年左右就因移民出现了很多相应的经济及社会问题,法国前些年移民和难民政策在欧洲都相对宽松,后来慢慢收紧,不仅是相关预算严重超支,也是察觉了其带来的种种社会弊端。

如果近距离和难民接触过,可能很多人不会像现在这样,对难民以同情为主,也许会产生其他很多混杂的想法。贫穷、困厄、不幸,在一些人身上的确能够激发意志、品格和生命力,但更多的时候,这些东西太容易暴露和诱发人性中相对阴暗的那一面,我不想吐槽这些,但有时候真的太……不知道怎么说了。

我曾经有过义务加班好几个小时帮难民登记没有得到一句“谢谢”的情况,他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你问问他们到底什么时候才能给我解决房子啊”——我自己国家的难民,非政治难民,过来的理由是我穷、中国穷,孩子没有,老婆娶不起,交谈过程中整个一无赖,关键问题全都回避,回答了也是选择性跳过重点,比如两个小时下来我只知道他姓D,连叫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真的大丈夫?关注点只有钱钱钱,不是不给你钱,但亲你不配合我填表我肿么走程序给你领钱啊?那种过于露骨的贪婪眼神耗光了在场所有工作人员的同情心责任感,我都不知道他怎么在北京混上到法兰克福的飞机的,完全没有难度的翻译,但因为这位超越国界的S级奇葩,做完沮丧得要命,回家倒头就睡。

据说他在见到我前三个月没开口说过话,我觉得听起来不像,嗓子和精神状态都挺正常的,但这三个月没洗过澡估计是肯定的,不过我要抱怨说那味道真心扛不住,估计分分钟变成披着白莲花皮的不知道什么婊……

而且我很难忘记那种眼神,写文的时候老写眼睛会说话啦,透露出怎样的信息啦,有时候自己都边写边笑。但后来发现,有些人的眼里真的只有两个词组:

恶意和金钱。

对世界上除他以外所有人的恶意,以及对金钱的渴望。总之全世界都欠他的,怎么帮他都是应该的,我等全是政府走狗,内心没有一丝善良,帮他纯属迫于舆论压力。

你妹!

作为一个合格圣母我要果断删除这部分,么么哒。

港真,如果看完这些,盆友们的关注焦点还是集火大骂欧洲各国政府天天讲人权实际毫无作为,我也真·只能跪了。敢情外管局的基层官员们都不算“政府”的一员,上头不下文件他们每天志愿做慈善?

说说自己的感受吧,我语言能力不算多出彩,翻译水平在业余级别里都不算高的,平时接活也是存着半工作半练习的心理,可我也要吃饭,不管钱多钱少,总是要收费的啊,但难民翻译不管接几次吧,我都是无偿在付出劳力,合作的相关工作人员有专业人士,也有热心的普通民众,他们能力有高低,但大体上对难民的合理要求也是尽力而为,但不管我们多么努力,有很多事没有政府领头是无法完成的。官方不动,光凭志愿者NGO善心人士,怎么处理得来这么大规模全方位的管理问题?火车站各种拥堵、各种海难车祸死亡人数是事实,但政府真要尸位素餐谁也不伸手,所谓的人道主义灾难又何止现在这种规模。我在最穷和最富的地区都工作过,发现不管哪里大家伙儿的思维都有一致性,抨击政府的比找原因的多,找原因的比出点子的多,出点子的又比干活的多……难民啊扶贫啊都差不多,钱捐了活干了不讨好是必然的,谁也不代表,就一句:

摸着良心讲,我尽力了。

唔,最后好像有点煽情。总之就这些信息,希望能为大家提供一点有用的背景资料聊作参考,让大家在探讨难民问题的时候多一个角度。容纳所有难民,给予他们教育生活医疗就业等全方位的援助,然后大家幸福地生活在一起,这个愿望是美好的,但如果能有更多人从实际操作的方面出发去考虑,比如科隆等城市自愿以极低价租房给难民们的几位房东,相信能为难民问题的解决提供更多的可能性。

----------------

这种话题加什么标签都没人看吧我懂,尼萌不要理我,我要静静(。

玩笑玩笑,欢迎大家以讨论CP的热情拥抱我!

-----------------

同事聚会闹得晚了,昨天有球赛不算,此外这星期所有酒馆的话题都聚焦在移民问题上,总结一下不同信息渠道同志们的吐槽,无非以下几点:

1、公开声明“不欢迎穆斯林”又停火车的匈牙利真特么不是东西,不愧是“匈奴”的“匈”,不接受你敢不敢重开火车让他们怎么来怎么回去?

2、讨论来讨论去,德国决定面对这三十万难民难道真就是为了人道主义责任感?但是请神容易送神难,这三十万人一旦入了境,想要再撒手不管几乎不可能。您这“只要来我就收”的政策有没有持续性和可行性,后续的安置问题您是准备一肩揽下还是变成整个欧盟的包袱?至少我没有看到一个合理的全盘方案出炉,希望不要又是一个花费庞大成果不彰的东德救济方案。

3、毫无政治智慧,我的想法是,降低难民个体待遇是达到“来多少我们收多少”的必经途径,欢迎打脸----或者说我希望默克尔能想出一个方式,既能让CDU维持现有局面又啪啪扇我脸,让我终于能崇洋媚外对这届阴胖阳怪的大联盟政府说声:跨越意识形态低谷走过经济危机淌过难民潮,不说你双博士院士身份,也不提你叛师门而出又重归于好的政治手腕,光凭2.2的增长率和为人权做了几件实事,此等经济操控加上运筹帷幄的手段,我跪,我服。

4、内忧外患而有大转机,若能藉此机暂时忽略党内国内盟内矛盾,进行人道主义政治宣传,用个大横幅淡化内里分野......政治艺术不分国际,而作为个体不可避免地有各自的立场,这画面太美我不想看。

5、所有日子过得比你好的都体现出了大宇宙的恶意及意识形态劣根性是吧我懂。帮了是赎罪不帮是犯罪,管你是啥国籍啥种族祖上八辈儿参没参加各种战争......总之周末扒车多聚餐需谨慎,车站务必不能聚众呵呵,以上。

最后一句话总结:你们都懂苦难,但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下方案。

评论
热度 ( 6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