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那烧饼少把葱

下午一觉睡到两点五十,被老太太拉去采石办了年票。锁溪河烟水幽渺,山乌毒从林散之墓一路开向太白楼。

以前是沧月还是谁流行的时候,几个人说起曼珠沙华,我说我们学校全是,都说哇塞好浪漫,心说浪漫毛啊,很常见的花好不好。

现在看来,的确是很浪漫啊,可想我那时多中二。当然现在也很中二,一路上车里放恒星,“我的心在沉沦破碎以后/不记得跳动/像一颗布满苔藓的恒星”,多中二啊,可旋律那么那么好听。好声音里汪峰说自己慢歌每首都是经典,被人笑死,只有我对着电视傻乎乎连连点头,说是啊是啊,每首都好听,我还等着排队给你女儿当后妈四号呢。

虽然你现在这么啰嗦矫情讨人嫌,闪亮亮西装流俗又老气,当年大夏天背心裤衩拉提琴时又拙又可爱的样子早是黄花昨日。

采石小学对面和县烧饼卖甜咸两味,芝麻一点不小气地放好多,又热又香,咸的少了把葱,下次要跟老板提建议。老太太说小学生不喜欢吃葱,我说那我下次带一根去让他揉进我那团面里,老太太哈哈大笑。

说来老太太真是个奇怪的人,居然会喜欢White as Diamonds,说这个嗓音真特别,我想老太太喜欢的我也要喜欢啊,于是又听,又听,嘿,居然也越听越顺耳。

回来想到中秋节了,老太太说哎呦这两天忙忘记了,然后又笑,说你小舅老说他本事,有这个那个的找他,马打个电话给他,说别的都不愁,就想吃两块老杨家的饼子,保证马就傻了。我说啊,今年还排队啊,老太太就乐了,说是啊,每人限购两块,铁面无私不通融!然后大家还就买他的帐,早上去了都排不到,刘家老爷子干脆第一天晚上搬了藤椅被子直接在门口睡下,可怜哦,七十多岁的人,熬一宿就为了两块月饼。

从花生糖卖到月饼,啊,杨老板真是四十年如一日的帅气。

女王说我最大的毛病在于中二地无可救药还对此矢口否认,我思考了一下,觉得唯一的解决办法就是承认我可中二了超中二的你们都别理我我是中二!

二死了好不好……

要好好地写字多多地看书,对你们很好很好。

因为我是中二啊。

 

评论 ( 2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