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关于兴趣无可争议。格局很重要,结构很重要,文字很重要,但我还是会为一句话乃至一个词抛弃理论和原则。

诗歌而非小说。

你应该知道,我说过的话从来不会不算数,我答应过的事情从来不会做不到。

就是对说出Caring is not advantage的麦哥没法子啊。

而且做到是那么难,非常、非常困难。

有担当,能坦荡,即使窥见其软弱柔和也无法直视的强大。

在微博上搜tag看到一句话,说“我厨AD像信仰”,豁然发现HP里也有我很喜欢的人啊,或者说向往。剖析得再明确一点,我并不能算彻底的圣母控,应该说是高大不全控,就是一定要有个崇高的向往、理念、公理或者blabla非常虚无缥缈的东西去支撑你的生活,并且将其置于生命、爱情、自由等等个人的利益之上。软弱迷惘谬误都不是问题,情感和理智要分开,好好做事,努力挽回。所以才会迷恋麦哥啊、AD啊、玛利亚伊斯迈尔啊、李寻欢啊、沈璧君啊等等不讨喜的人物。特别不喜欢看黑角色的东西,不管把他写得多智慧成功都是一样,人是自私的,绝大部分都是自私的,但总要有那么一丁点大小的地方,装着压倒一切的力量。

公理、和平、正义、向往,即使作为一只丑陋虚伪的蛆虫,还是对这些假大空的东西一点抵抗力没有。何况比我糟糕的人真不少,应该是比善良的人差一点,又比无礼的人好一点那样。没有天然的善念,就尝试用后天弥补。

把金钱、权力、自私、虚伪、凉薄、残忍都走过,会发现人真的是需要爱、需要善良、需要温情、需要陪伴的,就哪怕是很假的其实全不了解的对象,也能释出人与人间天然的善意,这是群居动物对待同族的气息。

人总要经历这样的过程,对自己灌输“我的特别”去攫取,再从“我还真没什么特别的”中去领悟和释出。你总得给别人点什么,才能知道那究竟是什么。

能力、容貌、激情所不能给予的,在放下后却能慢慢触摸到。

这听起来挺蠢,我总觉得自己十五岁就懂这些道理,却到现在才慢慢摸到一点实质性的东西,而且还有那么多变幻的东西,流体一样难以捉摸,更不用说把握。

 

评论 ( 1 )
热度 ( 2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