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撸否你再这样文字无法插入图片、图片的文字格式总是自动分行,好多人就真的不要你了。

不是故意发两次的,刚刚那篇图片显示不出来,大半夜的,卷饼们再爱我一次。

-----——-------------

半夜下班,忒饿,伙同一帮自暴自弃的小伙伴们去土耳其店里搓了一顿鸡肉卷饼。老板请客,雅克的下一班火车又要等到一个小时后,所以我们非常大气地一人叫了一瓶咸酸奶,又说要堂吃。我和Z小姐说要一个卷饼切两份,一份三分之一,洋葱辣椒香菜什么都加,一份三分之二,光只要肉。

今天是狂欢节,跑堂小哥大概眼巴巴地盼了一晚上,临到下班来了这么一桌,简直崩溃,操着口北非味儿的土耳其语跟我比划了半天,一摊手撂下两个碟子,上头搁着俩一模一样大的半份卷饼,切口无比整齐,显是一刀两断。我愤愤咬了一口,擦,好容易讲完一整天的废话,大半夜了还连口洋葱都不让我吃,顿时怒不可遏,无奈小哥人高马大,只得低头认怂,啃了两口递给Z小姐。Z小姐十分善良地接过,唰唰干掉,抹着嘴儿说我实在太挑。我笑嘻嘻地装没听见,叼着吸管跟小哥互瞪。临走推门,只听小哥还在那嘟囔着爱吃不吃,我家卷饼全市最棒好嘛,又觉得有点可爱,稍减了我等六个人大半夜打扫了一整个五百座剧院的悲催之情。以前听学姐说瑞士人工太贵,旅馆老板为了省钱只好自己打扫房间,当时只觉得好笑,轮到自家头上才体会到这是何等的一言难尽。

啊,我的老板就像这卷饼。

嘎嘣脆,鸡肉味。

看在卷饼的份上我们要荤素搭配(什么玩意。

评论 ( 5 )
热度 ( 1 )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