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cher

普通文盲techer

叶甫根尼,够了

其实本来不想看索契冬奥的,或者说整个潜意识里就没想起来这个事。我想着淘完哥俩的各种视频,想着仔细再刷一遍高居翰的倪瓒八卦,想着那么多填不完的坑,想着小南那篇总也磨不出来的毛姆。

从10年世锦赛雷鸟夺冠的那场比赛开始,我就再也不想碰花滑了。说来都是黑历史是吧,那天哭得声嘶力竭,跟老太太大吵一架,我说我不认识这个人,这不是我从全美他屡屡栽在威尔手下时候就开始力挺的那个人,这不是当年绑着红丝带跳卡门的雷鸟。

更早以前不再看跳水,08年那会儿吧,反正是林跃的不稳定期。北京奥运会的水上项目是我心头……说不清什么污糟东西,说来都是泪,想起就闹心。

再早以前迷恋除游泳外的所有水上运动:帆板、跳水、速滑、花滑、冰舞……激情当然容易淡去,但余波一直延续,后来大二的时候,遇见一个前专业帆板运动员的外教还特别兴奋,整个人不能自已的结果就是口语课上三棍子打不出个闷屁。

特别是花滑,这是遗传式爱好,跟跳水一样,被我父亲搁在桌子上看比赛,一块儿叫一块儿迷,一听到反身翻腾转体三周半就兴奋,绝对基因里的东西。一开始是在电视报上一条条找转播,后来有电脑了,就上各种各样的坛子,收集所有打着高清名号的模糊视频,忍着卡出翔的网速,从亚古丁早期一直追到张圆圆幼年。

自从成为网民以来,爬过无数个墙头,投入最深的也就是手表和花滑两项。跟现在闲闲没事逛晋江或者什么论坛充点钱下东西不一样,那是真下了狠功夫钻研的。比如身为机械盲去研究1755镂空机芯的擒纵,比如作为更地道的乐盲把马顿每首曲子听得烂熟,比如区别每个记不住的牌子每个记不住的型号的区别,比如跟着坛子里大神的图指研究后外点冰的发力方式,你说是似懂非懂贪多嚼不烂也对,但也是尽其所能做个业余里的准专业,至少真的是瞧点门道而不是看个热闹。

我以前坚持说自己就是个叶公好龙的人,清高无所谓,怎么说都好,但要纯粹。我可以一直戴个西铁城的光动能,这就是个爱好,研究型的,不涉及什么实际问题。但在心里,你对什么东西是好的要有个标准,如果买机械表,那得买个什什什样的。不一定要是宝玑5197的白瓷蓝钢大三针,NOMOS家两百欧出头的正装表效果不也挺好?这个标准不一定跟金钱挂钩,但就得有这么个东西,而且不能变。

现在呢?把三年前老太太送的Jubile重新翻了出来,觉得挺好,也不用怎么说服自己,就觉得挺自然,母亲送的不戴,她估计也是难过的,不上不下的石英表也没什么,好看就成。

 

跑题了,回来说正事。说着不看不看怎么又知道普鲁申科退赛了呢?女王发微信来通知的,喜欢他的那会儿也拉她刷过视频,“标准的、教科书范本式的跳跃:最适当的助跑、最好的起跳角度、最快的空中旋转、最美的空中姿态、最稳的落地……最省力的滑行速度,最标准的浮腿”,我还记得这是frenchrabbit的一篇评里说的,那时他是年华大神,我特别崇拜的一位,写评总是客观专业,却忍不住用很多话来夸普鲁申科,这不是他喜欢,而是上篇博里说的那句:“艺术的美感总建立于技术的纯熟之上。”我从内心里来说是很崇拜技术党的,无法容忍巴特那种姿态超美但每场都摔的所谓“艺术表现力”。

我去找了下原文,技术帝的用语就是标准,这篇评的是02-03季的FS《圣彼得堡300年》:

1、4T-3T-3Lo,这是目前为止只有普能在比赛中完成的高难度动作,普的跳跃技术,是我见过的所有的男女选手中最出色的,普的外点4的起跳技术和外点3的连跳技术,比教科书还要标准,有最顺畅的用力方式,最合理的点冰距离,最舒服的起跳倾角,最漂亮的空中姿态,最完美的落冰弧线……什么是天才,这就是天才。这个连跳,进入的速度非常好,钱2跳的高度和远度也都非常出色,第三跳起跳之后重心有点偏,但是他能够凭借极强的身体控制力在空中调整过来,并且基本上不影响落冰的效果,能做到这一点的运动员并不多,申雪在抛跳中也有这个能力。总的来说,这个连跳的质量仍然是很高的,尤其是空中的姿态,普是一个典范。

2、3A,同样的,非常出色。首先,普的起跳非常的轻松,普的压步并不是象有些选手那样很费力的获得速度,然后用尽所有的力气把身体带起来,他可以很轻松的起速,并且很轻快的起跳,仍然能够获得非常好的起跳高度,再加上他本身的转体的速度非常快,给他非常充裕的时间,去调整身体,从容的落冰,更难得的是,他除了有前面的能力之外,还有非常好的转体和落冰感觉,所以我们看普的跳跃,那么高,那么远,却很少有过周或者落冰质量差的。

 而兔神最有意思的地方在于他其实相当不待见普鲁申科:

普的音乐表达,如果是单纯从竞技的角度来要求,非常的好,因为滑行速度起的好,加上普的身体控制能力很强,动作频率很快,所以他能够驾驭节拍非常快的音乐,并且节拍和的的非常准确,这个也是一般的选手做不到的。对音乐有很强的领悟力,知道音乐要表现什么,也能够把自己的东西加入到表演之中。就这套节目来说,能够感受的到普对圣彼得堡这座城市的情感。但是,普对音乐的表达,在度的控制上不够好,普并不缺乏对音乐的理解力,但是他始终没有明确自己和音乐,和节目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所以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来说,普永远不可能成为一个完美的艺术家,因为普过于注重对自我的渲染,音乐和节目则成为了他表现自己的工具。用现在的话来说,秀的成分过多了。我从不否认这样会很好的带动现场观众的情绪,也不否认这样的表演方式是绝对能够拿到高分的,我早就说过,普的任何一套节目,任何一套表演,如果是我坐在裁判席上,我也肯定会给他打出最高的分数,但是,从艺术欣赏的角度,我并不认可他这种表演的方式。

普是一个几十年难得一见的天才,是天才,就会有个性,很多东西他不会去思考,因为他不需要思考,别人经过多少年刻苦努力都未必能够练就的本领,他可以很轻松的练成,在加上他出众的舞蹈感觉和身体姿态,他是一个近乎完美的Skater。因为他的这种近乎完美,使得他可以少年得志,可以在技术上,在表演上都傲视群雄,他的能力的确是最强的,他是最出色的,同样也是因为他的这种近乎完美,让他在和亚古丁的较量中一次次的败下阵来,亚古丁是一个用心的人,普是一个用天分的人。亚古丁和普相比,除了在旋转上有优势之外,其余环节几乎没有任何优势,很多环节还有很大的差距,跳跃不用多说,普的膝盖浮腿等细节上的东西和身体姿态也比亚古丁要好很多,为什么总是输给亚古丁,一个重要原因是塔拉索娃在编排上给亚古丁的雄厚支持,弥补了他很多的不足,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普和他的教练对待对手和自己的态度,所以,在天才和用心的人对抗的时候,胜利者往往不是天才,虽然说天才的能力比用心的人高很多。普和亚古丁都会被记录在花样滑冰的史册上,亚古丁用心的表演为花样滑冰的历史留下了很多经典难忘的节目,而普为花样滑冰留下的,只能是一个个难以逾越的高分记录,和让人怅惘的梦幻般的跳跃技术。

而我不想看到的,恰恰是重复10年那场可以GO EITHER WAY的失败。我喜欢的两个选手,一个丢了信仰,带着美国式的粗糙一串三周蹦到最后;一个带着三流的编排和不再轻盈的跳跃,为一线之差争的面红耳赤。

我眼中的胜利,是要像Yuna10年冬奥那场一样创纪录地完爆,面对势均力敌的对手,赢得无可置疑挑不出一点毛病。这种水平,曾经的普鲁申科也可以,当然讽刺点说是在亚古丁退役之后。

可那又有什么关系,喜欢他们的时候他们也都没完美过啊,包括亚古丁包括zhenya包括Yuna,有时候喜欢一个人挺奇怪的,就怎么看都顺眼,赢也好输也好,对我这种标榜绝对客观的人来说略不合理。

但同样是错误,甚至同样的错误,真心不想强迫自己一看再看,看一个人老去衰败的感觉已经很糟糕了,看一个人失去最坚持最骄傲的才华,更是闹心地无法言喻。忧伤、愤懑、不甘……反正很多种感觉混在一起,自认没煽情啊,我是真这么觉得。

我当然希望你赢,可输了也没什么,冰迷更希望的是看到两个用心的节目,还有你们的态度,坦荡点儿、利落点儿、真诚点儿。体育的魅力不就在这吗?就算是技术类的也一样啊,更高更快更强,更好的自我,很直接的、能触碰到心底的一种东西。

我还是喜欢花滑,但已经没法再看下去。还好我也不怎么重要,总有比我更坚持的。其实各行各业道理都一样,越是深入做下去越会接触到这个行业真实的、沉重的、不那么美好的一面,这样还能坚持下去的才是真爱。这就跟谈恋爱似的,为什么“我爱你”不如“在一起”,因为“在一起”包含了不厌倦、不放弃。

不小心套了句炮哥的话。

或者再改一下,坚持不仅意味着不厌倦、不放弃,更要求你不断地在已经失望、厌倦和想要放弃的时候一次次地撑下去。很多很多东西,你的青春、精力、记忆,久了就把人生砸进去了。

这对在旁边看着的人来说就已经很不容易了,更何况说从业者本身。

我记得以前在年华看到过个段子,说是双人还是冰舞的一对,俄罗斯的?男伴被女伴的冰刀把脑袋砸开了,影响了神经系统,结果从说话吃饭开始重新学起,最后终于再次登顶。照说这么名字国籍都记不清的例子实在不靠谱,但我打出来的时候还是特别激动,略有热泪盈眶的前兆。因为我知道这是真的啊,我看过,肯定有这么回事儿。

包括亚古丁02年完爆zhenya的那场《铁面人》,雷鸟06年吐血上场的勇悍,是真正砰地捶中你心灵的东西。

而这种东西现在越来越少了。

打住打住,我这种悲观主义者真不励志啊,都跟我这似的社会不用发展了。

 其实我这种观念是不对的,所谓的完美主义啊,要将一切终结在最美的时候啊,它纯属一种比较理智的职业选择,或者说是矫情,而且是烂矫情,比无病呻吟还可怕。真正带着伤痛承负着压力的他们,尤其是像巴特那样十项全能的,Yuna这种已经不缺钱的,你说就仅仅是想要这个名声?不能吧,它肯定是有些真心的东西在里面,比如说爱国心,比如说对冰场本身的难以割舍,比如说无数次的不完满无数次的遗憾。

要没了这点精神,他们就不是他们了。

 

刚刚上百度搜普鲁申科,打开新华网看到图片的时候,第一反应是“诶,瘦回去了啊!”,第二反应是“这衣服怪眼熟的啊,怎么跟圣彼得堡那会儿似的?”,一看下面日期,果然是03年的。其实关于花滑的记忆已经丢得差不多了,但那种感觉,就曾经热血沸腾的那种向往,总会留下痕迹。

我其实对能记得这个挺满意的,毕竟zhenya真是一张图没收过。

看到这一段时又泪目了下,当然停眼眶里的啊,说夸张了点:

31岁的普鲁申科在接受俄罗斯电视采访时说:“我感觉上帝对我说:‘叶甫根尼,够了,够了,不要再滑了。’年龄也许不是太大,但我已经接受了12次手术。我希望身体健康。

还是女王的那句话:郑重地说过再见,告别就会容易一点。

就算有精神,咱还是要面对现实,这不仅仅是妥协,也是成熟,或者说姑且算它是成熟。

就像我面对你失败的跳跃不再哭一样。

够了,zhenya。

够了,叶甫根尼。

这下就放心吃吧,节食再努力,你也,永远没腰了。

 

 

============

 

 

#努力煽了几句还是没憋住,一句破功太累爱。#

评论 ( 21 )
热度 ( 11 )
  1. Dasein_4ATecher 转载了此文字

© Techer | Powered by LOFTER